当前位置:江门市二十支商业连锁有限公司时尚本科论文范文|本科毕业论文范文|早产儿智力发育指数影响因素及早期干预探讨
本科论文范文|本科毕业论文范文|早产儿智力发育指数影响因素及早期干预探讨
2022-09-19

早产儿智力发育指数影响因素及早期干预探讨摘要:早产儿是当今围产医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当前虽然早产儿存活率得到明显的提高,但是早产儿的智力发育指数并没有明显提升。提高早产儿的智力发育指数,早期有效干预具有重要意义。本文通过临床试验表明,实验组的早产儿的智力发育指数明显高于对照组,说明早期干预不仅可以促进早产儿的体格发育,而且可以促进其智能发育,减少早产儿神经系统发育异常引起的后遗症,降低脑瘫发生率。关键词:早产儿智力发育指数早期干预早产儿是当今围产医学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近年来国外报道早产儿的发生率呈上升趋势。在绝大多数发达国家早产的发生率约为5-7%,中华医学会儿科学会新生儿学组调查2007-2008年全国77所医院产科分娩的新生儿中,早产儿发生率为7.8%,新生儿科住院患儿中早产儿比率为19.7%。随着围产医学的进步,新生儿抢救技术的提高,早产儿存活率得到明显的提高,但是早产儿的智力发育指数并没有明显提高,因此,提高早产儿的智力发育指数,采用有力的措施促进其生长发育,减少神经系统后遗症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而对早产儿的早期干预就是其中最主要的最有效的措施。一、临床对象资料2006年5月-2007年12月在我院新生儿科住院的存活早产儿80例,胎龄小于36周,出生体重在1050-2485克之间,除外先天畸形和遗传代谢性疾病以及新生儿期合并严重疾病者(缺血缺氧性脑病、颅内出血、胆红素脑病等),按随机原则分为实验组40例和非实验组40例。对实验组父母介绍早期干预的意义和具体措施实施,取得监护人同意,自愿参加本研究,并保证服从指导和定期复诊。二、临床检查及早期干预方法(一)临床检查主要是对这些早产儿进行神经运动检查。主要是采用52项神经运动检查法,在此基础上进行智力测查。智力检测主要采用中国儿童发展中心(CDCC)制定的0-3岁婴幼儿智能发育量表进行评价,它包括智能量表121个项目,运动量表61个项目两部分。测出智能发育指数(mentaldevelopmentindexMDI)。其评分等级为:130分以上为非常优秀,120~129分为优秀,110~119分为中上,90~109分为中等,80~89分为中下,70~79分为边缘,69分以下为智力缺陷。本次试验共进行四次检测,包括干预前、干预后3个月、6个月、12个月对两组早产儿做智力测查。测查工具为专用测试箱,由培训后取得合格证的专人测查完成。测定者不知道测查对象是否接受干预,避免主观性。(二)早期干预方法两组早产儿在住院期间由专职医护人员进行治疗和护理,出院后接受相似的早产儿喂养知识、护理常规和保健指导,接受相同卫生保健程序。医生向家长交代早期干预的目的和内容,取得家长同意,介绍早期干预的方法和资料并发放早产儿复诊卡。专人示范教会其母进行早期教育及运动训练的方法。从出院后开始对早产儿进行全面早期教育(包括认知、语言、交往能力和情感等)的基础上重点进行运动训练,如全身按摩、抚触和被动体操,并按照婴儿运动发育规律做俯卧抬头、拉坐、翻身、爬行、扶站和行走的主动运动训练。在检查中出现52项神经运动检查姿势异常、智能运动落后者及时做相应的重点康复训练。三、结果在干预前,两组男女比例、胎龄、出生体重、出生身长、单胎和多胎比例以及生后窒息例数以及两组孕母文化水平,家庭收入,喂养方式,居住社会环境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干预前两组早产儿智能情况比较差异也无统计学意义。具体结果见表1:表1:两组干预前智力发育指数情况比较组别例数智力发育指数(分)

实验组474.3+6.9对照组472.8+9.8t值0.72p值>0.05

两组早产儿在纠正胎龄后3,6,12月时智能发育指数(MDI)测查结果显示:3月龄实验组MDI高于对照组,实验组较对照组高3.3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6月龄时,实验组的MDI较对照组高11.9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12月龄时,实验组的MDI较对照组9.5分,也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具体情况见表2:表2:两组干预后智力发育指数情况比较组别3月6月12月

实验组87.9士5.695.4士4.998.3士5.8对照组84.1士4.882.6士6.688.1士6.9t值2.587.897.15p值<0.05<0.01<0.01从1岁时发生脑瘫情况来看,至1岁时,实验组中有4例怀疑脑瘫,其中3例轻度,1例中度,其发生率为10%,重度脑瘫发生率为0%,而对照组中有12例怀疑脑瘫,其中6例轻度,2例中度,4例重度,其发生率为30.0%,重度脑瘫发生率为10%。四、讨论早产儿由于出生早,各器官、系统发育不成熟,出生后易发生感染、窒息、营养不良等,从而影响小儿日后的生长发育,尤其是大脑的正常发育,早产所带来的智能发育障碍也一直是医疗保健的难题。与国外相比,国早期干预有起步晚、对象广、需求量大、发展快的特点。早期干预作为一种医疗的和环境的因素,是在尽可能早的时间段作用于早产儿,使他们在出生后脑和神经系统依然处于逐渐成熟的阶段中,脑的功能尽可能改善和接近正常。从人体发育史观点出发,个体出生后就开始进行良好的系统干预,是促进脑发育不可估量的正性作用。研究表明,2岁以内是中枢神经系统发育最迅速,可塑性最强,代偿能力最好的脑发育关键期。这时期脑在结构和功能上具有良好的代偿性和重组能力。人脑的神经母细胞从妊娠到生后12月增殖最快,在有害因素的影响下,神经细胞生理学死亡增加,但脑的某些区域甚至在出生后还能再出现新的神经母细胞,晚期神经元移行在大脑皮层持续到生后5月,在小脑皮层持续到生后12月,当某一部位的神经损伤时,它在功能上形成通路,包括轴突绕道投射,树突不寻常分叉,产生非常规的神经突触,这种改变以年龄越小发育越快为特征,但脑组织一旦发育成熟,就不可能突现重组了。这便是早期干预的理论依据。正是根据未成熟儿脑发育特点,生后早期给予早产儿丰富的正性刺激及体疗,及时发现问题并加以矫正偏离,受损的脑细胞恢复正常,使大脑充分发育。结论本研究结果显示纠正胎龄后3个月时实验组智力发育指数结果较对照组有差异性(P<0.05),早期干预时间延长,神经精神发育方面的改善逐渐明显,到纠正胎龄后6月、12月时实验组智力发育指数结果较对照组有明显差异性(P<0.01)。两组早产儿到1岁时发生脑瘫情况比较,实验组脑瘫发生率为10%,对照组脑瘫发生率为30%,表明对照组脑瘫发生率高于实验组。说明尽早的对早产儿进行神经系统发育长期、连续、动态随访,并帮助和指导家长对早产儿进行早期干预和康复训练,可促进神经精神发育,也可以减少脑瘫的发生率。参考文献[1]林庆.脑性瘫痪[A].胡亚美,江载芳.实用儿科学[M].第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77-17.[2]金汉珍,黄德氓,官希吉。实用新生儿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第三版,2007:3.